<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

              第一百二十二章风波恶

                  裴大将军的死直接改变了天下的局势。

                  秦国铁骑连续击溃楚国军队的数道防御,很快便过了白河郡,都城遥遥在望。

                  大军之所以突进的如此顺利,除了秦军实力太强,楚军战力不足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秦军先锋是靖王的军队,他们对楚国太过了解,而且对朝廷充满了仇恨。

                  在赵国的沉默攻击下,西大营也没能坚持太长时间,曾经的百战精锐失去了主心骨,崩溃的速度超过了所有人、甚至是何霑与赵国将领的想象,当楚国残军逃散?#38450;?#30340;时候,军营里甚至还挂着裴大将军死时的白幡。

                  无论是从白河郡还是西大营往楚国都城去,都是万里平野,土地肥沃,却无险可据,至此楚国大势已去。

                  前方的战情不停传回都城,空气里弥漫着紧张而绝望的气氛。

                  百姓们站在街头,看着告示,神情麻木而茫然。朝堂与诸部里的官员们眼神飘忽,不知道看着哪里。书院的书生们再也没了那些意气,失魂落魄地拿着书卷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青楼的生意反而变得极?#33579;?#27599;天夜里河湖岸边的楼里灯火通明,到处爆满。

                  值此国族存亡之际,悲痛绝望当前,只好?#25346;?#31513;歌,只求醉生梦死,对楚?#27515;?#35828;似乎是很值得理解的事情。

                  青鸟从都城的夜空里飞过,俯瞰着这些离奇的画面与?#27515;啵?#33853;在了皇宫最深处。

                  殿里没有点灯,很是幽暗,能够清晰地看到皇宫外那些灯火落在夜空里的模样。

                  青鸟踱至宽榻尽头,看着井九的眼睛说道:“你没时间了。”

                  井九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如果没有秦赵齐等诸国,楚人可以自己活的很?#33579;?#20294;强敌环峙,那么总是会出问题的。

                  张大学士如果还活着,这一天可能会再晚一些时间到来。

                  但他死了,现在连裴大将军也死了。

                  生死这种事情,没有谁能控制,井九也不?#23567;?br />
                  就算是在青天鉴外的真实世界,他也只能尽可能争取控制自己的生死,而无法影响到他人。

                  朝歌城里的井家一家人,?#28909;?#23567;山村里的柳氏夫妇,总有一天?#19981;?#27515;去。

                  青鸟静静看着他的眼睛,没有变成小姑娘。

                  很快它便要再次离开,替外界的修?#22995;?#20204;去看看秦国大军南下的壮阔画面。

                  井九沉默了会儿,?#31181;?#36731;弹,廊柱上的油灯被点亮。

                  片刻后,殿外传来脚步声,那名小太监跪在地上,等着吩咐。

                  井九说道:“告诉宫外的人,?#19968;?#21442;加明天的朝会。”

                  ……

                  ……

                  连蒙蒙亮都谈不上,天空一片漆黑,只有某处还残留着?#38431;?#19982;绝望的灯火残迹。

                  道?#39134;?#21709;着车轮碾?#39592;?#30707;板的声音。很多?#21040;?#33258;南城而来,渐渐汇集到皇城前的直道上。

                  有些?#21040;?#20572;下,官员们掀起窗帘对视无语,或者低声议论,猜测着彼?#35828;?#24819;法,以及更重要的陛下的想法。

                  事实上在当前的?#32622;?#19979;,很多官员包括民间的书生百姓,心里都已经生出了那个念头,那就是投降。

                  在秦赵二国的夹攻下,楚国不可能支撑下去,更何况现在连最后的?#23616;?#35199;大营都没了。白?#23454;?#27531;暴异常,何太监阴冷变态,如果楚国真的坚持下去,激怒了这二位,只怕会迎来血流成河的画面,屠城这种惨事都可能发生。

                  如今秦国前锋是靖王的部队,里面很多都是楚人,向他们投降总比直接向异国人投降要好些,靖王与他的部属总不可能做的太极端。秦国方面甚至还要帮着楚?#35828;?#20303;西大营那边的赵国轻骑,如果他们还想着统一天下的话。

                  怎么看投降都是楚国当前唯一的选择,而越早投?#21040;?#26524;也就越好。

                  这个想法盘桓在所有官员的心里,挥之不去。

                  但他们没有对同僚说,也没有对朋友说,哪怕最亲近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因为谁先提出投降,谁就将是楚国历?#39134;?#30340;罪人,没有人愿意带着这样的名声死去——那还不如直接就这么死在青楼的酒缸里。

                  还有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23454;?#38491;下怎么办?

                  与靖王谈判投降对楚国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但靖王肯定要杀了陛下给自己的儿子报仇……

                  怀着各种各样的想法和对帝王心思的猜测,官员们像快要窒息的鱼儿一样沉默走进皇宫,在殿上列成两?#23567;?br />
                  最高处的皇椅上,那个男子穿着明黄色的皇袍,黑发被布带简单地束在?#38498;螅?#38706;出那张清美的脸。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的画面,让某些大臣想起五年前的血腥宫变,有些因为恐惧而?#25104;?#33485;白,有的人则是因此生出希望,苍白的?#25104;?#20986;?#33267;?#25273;红晕,?#28909;?#24555;被政务、战事耗干心神、五十天没有回家的周大学士。

                  井九的视线在众?#35828;牧成?#25195;过。

                  他看到了畏惧,那是害怕被点将的兵部官员,他看到了激动,那是以为他准备御驾亲征的御史大夫,他还看到了恐惧,那是怕血腥故事再次重演的、心怀不轨的?#19968;錚?#20182;看到最多的是麻木,那是绝望认命之后的无趣。

                  大殿很安静,没有任何声音,直到他开口说道:“拟?#21450;桑?#26389;准了。”

                  大臣们很吃惊,对视无语,?#24187;?#30333;陛下的意?#36857;?#36825;是要拟什么?#36857;?#24744;要准什么事?

                  “怎么谈都可以,但不和?#23383;?#26041;面谈,让咸阳来人。”

                  井九说完这句话,便从皇椅上起身,离开了大殿。

                  大殿依然鸦雀无声,直到那道明黄的身影消失在大殿深处,官员们才?#20174;?#36807;来,自己究竟听到了什么。

                  陛下……说的是……投降?!

                  官员们震惊无语,生出无数复杂的情绪,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周大学士叹息一声,眼里满是痛苦与?#22919;?#30340;神情。

                  他觉得自己辜负了张大学士的厚望,对不起楚国百姓,让陛下陷入如?#27515;?#29384;的境地,更是万死莫赎。

                  他清楚陛下为何会召开朝会,对着朝廷众臣说出这句话。

                  楚国必败无疑,投降是最好的选择,但没有哪个臣子敢做出这样的决定。

                  就像历?#39134;?#30340;那些故事一样,所有人都知道,两国交战,臣子与百姓可以降,但是?#23454;?#19981;能降……陛下主动提出投降,便是不想让朝中的大臣承担历?#21545;?#20219;,尽快解决当下的乱局。

                  这个决定明智而且清晰,问题是有哪个?#23454;?#20250;愿意这样做?

                  周大学士能够想到的事情,朝中这些聪明的官员们谁想不到?长时间的安静过后,大殿上忽然响起数道哭声。

                  就算没有哭的官员,这时候也是两眼泛红,满?#22478;?#24847;,痛苦不堪,虽然不知真假。

                  太常寺卿霍然转身盯着这些没用的官员,厉声喝道:“哭丧啊!陛下还活着呢!”

                  张大公子的母亲?#21738;?#21069;已经辞?#28291;?#20182;现在也已是个?#20808;耍?#28385;头银发,威?#20808;?#36828;胜当年,甚至隐有其?#25954;?#39118;。

                  在他的厉喝之下,殿上的哭声终于止住,大臣们醒过神来,纷纷望向周大学士。

                  周大学士的嘴?#36735;?#24494;颤抖两下,艰难地挤出一句话:“与秦人议?#20572;?#31105;军全数向西大营方向调动。”

                  然后他用最严厉的眼光盯着那些官员,寒声说道。

                  “谁都不准在外面说,不要跟我说什么瞒不住的屁话,能瞒一天是一天,听到没有!”

                  ……

                  ……

                  一个秦国使团秘密进入楚国都城。

                  按照楚国方面的要求,靖王没有出现,但是使团里还是有很多?#23383;?#26087;人。朝廷里某些官员生出很多想法,想方设法要与那些?#27515;?#19978;关?#25285;?#19981;管是同年还是同乡,以求?#21592;#?#29978;至奢望能在日后的新朝里获得一个好位置。

                  那些?#23383;?#26087;人都曾经是楚国的官员,却是靖王世?#27833;?#39068;亲自选的官,他们与朝廷里的官员皮笑肉不笑地接触着,只?#24615;?#35270;线落在皇宫处时,才会显露出冷酷与仇恨的意味。

                  再秘密的使团也不可能瞒住所有人,消息渐渐在京都传开,风波渐起。以宽?#25163;?#31216;的周大学士,这一?#27779;?#20110;有了些当年张大学士的魄力,极其强硬地斩杀了三名大?#36857;?#25165;算暂时稳定住了?#32622;妗?br />
                  所谓和谈便是投降,楚国方面没有什么底气,秦国方面步步进逼,很难在短时间里谈清楚,但有件事情不需要谈,双方?#22841;?#30693;肚明,那就是——楚国?#23454;?#24517;须退位。

                  天无二日,国无二主。

                  白?#23454;?#35201;成为天下共主,自然不会允许井九还坐在皇位上。

                  井九将来最好的结局,大概便是得到一个郡王的虚衔,被重兵看守,待楚国百?#25112;?#28176;忘记他的时候,再被慢慢毒死或者饿死,或者意外落水而死,就像他的那位父亲一样。

                  这个时候,深宫里忽然传出一道旨意,?#23454;?#38491;下想要亲自与秦国使团谈一谈。

                  旨意一出,很多官员及秦国使团里的那些?#23383;?#26087;人都生出很多不耻,心想你这个亡国之君难道在这种时刻还想求些什么好条件?更大的宅子还是绫罗绸缎??#21482;?#32773;是十六岁的?#26367;?#19982;满屋美酒?

                  某天清晨,秦国使团里的几?#36824;?#21592;进了皇宫,来?#25509;木?#30340;大殿上。

                  井九挥挥手,示意所有的太监宫女都退走。

                  那些秦国官员想着某些传闻,神情微变,旋即想着就算你把我们全?#21487;?#27515;,又能有什?#20174;茫?br />
                  这个时候,一名看着很普通的秦国官员忽然说道:“你们都先退下。”

                  那些秦国官员神情有些不安,却不敢反对,依言?#39034;雋说?#22806;。

                  井九看着那名秦国官员说道:“我没想到来的是你。”

                  那名秦国官员抬起?#38450;矗?#35299;除易容,露出那张美丽可?#35828;牧常?#30475;着他嫣然一笑。

                  “如果这次不来,我想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这下完了。”

                  廊柱后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这次不再是懒洋洋的,而是有些气急败坏。

                  卓如岁走了出来,看着井九恼火说道:“?#28909;?#26469;的是她,那就赶紧收拾行李,走吧。”

                  ……

                  ……

                  (去上海是领了一个?#20445;?#32593;络文学二十周年二十部作品,间客在列,?#34892;弧?#20877;就是前两章把火中取栗写成火中取粟了,向那位姓栗的朋友道歉,不过再?#27779;?#26126;我用的是五笔,捂额……最后的好消息就是,将夜的电视剧应该是在十月三十一号播出,腾讯视频独?#36965;?#24378;烈建议大?#22812;?#27880;,我比较有信心……当然,期待与紧张并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下一章](快捷键→)
              辛运28
              <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

                          <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

                                      安徽11选5投注技巧 乖乖码心水论坛 陕西快乐十分前三直投注技巧 体彩p5出号走势图 速成围棋网站 宁夏11选5最新开奖 江苏快3豹子遗漏 黑白小姐 31选7历史记录 英超分析图 曾氏料二肖中特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钱 安徽快3今天预测 万达国际娱乐城玩百家乐 深圳风采开奖规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