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

              第2590章 出征

                  冬天出征不是什么好主意,可從京城到哈密遙遠,少則四五個月,多則半年以上的行程讓人頭皮發麻。

                  而武學里,千戶所的編制已經滿了,那些想報名而不得的學員們把官司打到了御前,可依舊只能接受留守武學的結局。

                  商輝很滿意,作為一名并未上過戰場的伯爵以及武學后進,他期待著在沙場上重新展現亡父的武勇和忠誠。

                  每日操練之余,許多學員都得了假期,然后回家去團聚幾天。

                  土豆剛請了假出來,見商輝在等著自己,就問道:“可是有事?”

                  商輝看看左右,低聲問道:“前鋒是興和伯,那咱們能不能跟著一起去?”

                  土豆搖搖頭,“武學一切都要聽從陛下的旨意。”

                  他拱拱手就走了,心中對商輝頗為不以為然。

                  而這個不以為然在到家后就消散了。

                  內院里,三個女人加上無憂在幫方醒收拾行囊,神色卻不見擔憂。

                  對方醒的崇拜讓她們壓根就沒考慮過失敗的可能。

                  “你父親在前院書房。”

                  張淑慧不擔心丈夫,卻擔心兒子。但是此刻她卻不能把這種擔心表露出來,以免影響到即將出征的方醒。

                  “貧僧要回去了。”

                  明心的那雙眼睛里多了平和,還多了幾分恬靜。

                  “有些高僧的模樣了,怎么,這是想在金陵發展?”

                  方醒并沒有出征前的緊張情緒,很是放松。

                  明心平靜的道:“貧僧這幾年虔心修煉,自覺頗有些靈覺,興和伯,此行珍重。”

                  方醒點頭道:“你也一路順風,希望我下次去金陵時,咱們能飲茶游湖。”

                  明心點點頭,然后告辭。

                  方醒把他送出去,卻看到了楊榮。

                  把人迎進來后,正好土豆從后宅出來,就擔當了接待的事務。

                  方醒從他的手中接過茶杯,然后問道:“請了幾日的假?”

                  土豆把另一杯茶放在楊榮那邊,然后說道:“武學說父親即將出征,武學稍后也會跟著陛下出發,父子同在軍中,當是一頓佳話,所以給了五日假期。”

                  方醒的目光中多了些慈愛,然后問楊榮:“楊大人來找方某是私事?”

                  楊榮看了一眼土豆,見方醒沒有讓他離開的意思,就說道:“士奇那邊……”

                  這話倒是直接。

                  方醒說道:“方某說過多次,是騾子是馬就拉出來溜溜,而不是光說不練。而且大戰在即,革新儒學也好,改良儒家也罷,都要服從于這個大局,否則哪怕陛下不在京城,可京城自然有能做主的人,到時候血流漂杵……方某到時候殺回來,楊大人,那時候不會再有什么儒家。”

                  楊榮面色鐵青的道:“若是老夫留守,自然會盯著這些。”

                  方醒的眼中全是殺機,“方某知道在許多人的眼中,國戰只是玩鬧,和他們一文錢的關系都沒有。很多人巴不得重新換個主子。這些人都是亂臣賊子,一旦發動起來,西征大軍哪怕停戰回師也要把這等人斬殺殆盡!族誅!”

                  楊榮知道方醒所言不虛,那些人并沒有什么國家的概念,換個統治者對于他們來說不算事。

                  “老夫知道。”

                  不能辯駁的郁悶讓楊榮想吐血。

                  但是得了方醒不使壞的應允之后,他也能回去壓住那幫子熱血沸騰的家伙了。

                  馬蘇沒有回來,他上了一份奏章,言辭激烈的請求皇帝減免蘇松地區的糧稅,并舉例說明了在這種高糧稅的情況下,蘇松地區百姓的煎熬。

                  蘇松賦稅半天下,這是夸張的說法,但那一塊魚米之鄉的出產在以前就是大明的糧倉。

                  馬蘇到任的時間不短了,在這個時候建言,肯定是分析了各種利弊。

                  可蘇松的高賦稅是太祖高皇帝定下的,一是那塊地方肥沃,二是當年蘇松等地區支持張士誠,算是報復。

                  皇帝不會答應吧?

                  可皇帝并沒有猶豫,馬上就答應了,并減免了歷年來蘇松地區欠下的糧稅。

                  那可是上千萬石的糧稅啊!

                  可皇帝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應允了。

                  這是什么意思?

                  皇帝既然早有打算,為何不自己主動提出來,反而要讓馬蘇贏取名聲和資本?

                  隨后皇帝就下了一道旨意,允許私人在大明各地開辦興科學的書院或是私塾,地方不得阻攔和刁難,否則嚴加處置!

                  這道旨意一出,頃刻就引發了軒然大波。

                  無數人在瘋狂的問為什么!

                  消息被飛快的傳出去,瘋狂在蔓延。

                  這是決絕的一擊!

                  這代表著皇帝徹底靠向科學一脈的一步棋!

                  走出這一步之后,皇帝再無后悔的可能。

                  所以這便是宣戰!

                  而第二天就是方醒出征的日子。

                  夜里北方呼嘯,就像是鬼神在嚎哭。

                  方醒此刻卻在宮中。

                  “你又撇開我獨自去和他們爭斗,這樣不好。”

                  方醒有些無奈的看著朱瞻基,覺得自己當年應當多教他些無恥之道。

                  兩人站在外面,身邊有太監端著盤子,里面是剛熱好的酒。

                  朱瞻基取了一杯酒喝了,然后看著夜空說道:“終歸是要去做的,你做的不算,要朕做了,他們才知道這不是兩個人之間的爭斗,而是在大明之下的一次爭斗,事關大明興衰,所以沒有意氣之爭!”

                  朱瞻基把酒杯放回去,然后拿起一塊肉干,嘆道:“漢王叔那邊來了信,說是辟地千里,很是快活。可朕知道他心中憋屈。至于其他藩王,從明日開始遷徙,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不遷徙就按照遞減來處置。”

                  他看著方醒,突然笑了起來,很自在的笑。

                  “德華兄,要保重。”

                  方醒一怔,然后說道:“好,我在那邊等著你。”

                  朱瞻基點頭道:“大明必勝!”

                  方醒自信的道:“肯定!”

                  ……

                  第二天,城外三萬大軍云集。

                  聚寶山衛,朱雀衛,還有兩萬騎兵。

                  祭祀活動已經結束了。

                  方醒就在邊上,三個女人在馬車里,四個孩子都在他的身前。

                  土豆說道:“父親保重,孩兒稍晚就跟著陛下大軍前去。”

                  方醒點點頭,然后看著平安說道:“看好家。”

                  平安的眼睛有些熱,他吸吸鼻子道:“爹,要平安回來。”

                  方醒點點頭。

                  歡歡說道:“爹,下次孩兒也去西征!”

                  方醒摸摸他的頭頂,笑道:“小子有膽色,好,下次你去!但是現在記得要照看好你娘。”

                  最后就是無憂。

                  她的眼睛有些紅腫,看著方醒,沒一會兒眼中又裝滿了淚水。

                  方醒笑道:“我閨女這是舍不得爹了嗎?”

                  這句話讓無憂的嘴一癟,然后撲進方醒的懷里哭了起來

                  “爹!”

                  方醒的胸中堆滿了不舍,他摸摸無憂的頭頂,說道:“在家要聽你娘的話。”

                  “殿下來了。”

                  一輛馬車在一群騎兵的護衛下來了。

                  方醒趕緊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馬車在陣列前停住,有人拿來了凳子,然后玉米就現身了。

                  他走到方醒的身前,仰頭說道:“先生,咱們一定能贏。”

                  方醒渾身的盔甲,大聲的道:“大明必勝!”

                  “大明必勝!”

                  三萬人的歡呼讓玉米微微皺眉。

                  他點點頭,退后了些,然后板著小臉說道:“哈烈和肉迷在覬覦大明,諸將士,滅此朝食!”

                  “大明萬勝!”

                  大明的繼承人并不是軟蛋,這個發現讓大家的心氣一下就提振起來了。

                  歡呼聲中,方醒頷首道:“請陛下放心,請殿下放心,臣定然會挫敵鋒銳,揚我大明威風。”

                  玉米點點頭,小家伙突然低聲道:“先生,我等你回來。”

                  方醒心中一暖,同樣低聲道:“好。”

                  “說話算數。”

                  玉米伸出右手。

                  方醒莞爾,然后伸手過去。

                  兩只手,一大一小。

                  擊掌為誓!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下一章](快捷鍵→)
              辛运28
              <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

                          <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