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爆錘陰天子

                  幽溟太子帶著八卦鏡,揣好蛇皮袋,走出玄天宮。

                  他正想回頭再看一眼,玄帝的聲音傳來:“沒有進入元界,都不要回頭。你向前走,不要走靈能對遷橋,靈能對遷橋需要進入天庭。你從天河趕往元都。你是我兒子,走水路雖然比靈能對遷橋慢,但也只是多花年余時間。”

                  幽溟太子默默前行,來到靈能對遷橋時,恰逢秦牧的天龍寶輦正要進入橋中。

                  幽溟太子急忙拜謝,道:“多謝天尊在父母面前美言,讓我得以脫困。”

                  秦牧走出寶輦,將他攙扶起來,笑道:“舉手之勞而已,何足掛齒?太子這是要到何處去?”

                  幽溟太子道:“父母二神讓我前往元界見見世面。”說罷,將玄帝告誡他不能回頭的事情說了一番。

                  秦牧思索片刻,笑道:“我知道為何不讓你回頭了,也知道你路上會遇到誰。你也不用擔心,我給你一道神通,即便你遇到那人也可以走脫。”

                  幽溟太子詫異,道:“我父神擅長神算,難道天尊也精通此道?”

                  秦牧哈哈笑道:“玄帝的神算可不曾教過我,我也是從你的話中想到了一點東西。”

                  他施展神通,十指千變萬化,突然輕輕一點,點在幽溟太子的眉心,笑道:“太子看我眉心的眼睛。”

                  幽溟太子看著他眉心的豎眼,道:“天尊,這是什么神通?”

                  秦牧眉心豎眼光芒大放,笑道:“你日后自然會知道。現在太子可以走了。”

                  他返回寶輦,六條天龍拉著寶輦駛入靈能對遷橋。

                  幽溟太子搖了搖頭,繼續前行,沒多久,他便來到天河水深處,縱身一躍,跳入河中,化作一頭巨型龍龜,龍尾一擺,遁水而去。

                  他不愧是玄武之子,在水中的速度極快,龐大的身軀在游動之時甚至讓天河水位暴漲。

                  從前沒有靈能對遷橋時,天河水路上船來船往,多是往來于各個諸天的商船,不過有了靈能對遷橋后,船只便少了許多。

                  幽溟太子一路暢游,只覺前所未有的舒暢,他被鎮壓了六十萬年,而今脫去束縛,倍感輕松。

                  只是這一路行來竟然沒有見到多少船只,讓他頗感意外。

                  他行進兩個多月,路途枯燥無比,先前的舒暢感早已消失無蹤。

                  水中倒是有許多水族神魔,還有龍王,只是不認得他這位北極天的太子,而且他速度太快,那些水族往往沒有來得及看清,他便已經消失無蹤。

                  這日,幽溟太子在水下潛游,卻見水面上有幾艘極為華麗的樓船,心中不禁納悶,但想起玄帝的交代,于是不作理會,繼續前進。

                  而船上卻有諸多神將,許多曼妙動人的神女,載歌載舞,鼓樂聲悠揚,一位大帝欣賞歌舞,卻見這天河之水突然暴漲,向船下看去,便見一頭巨型龍龜從船下游過。

                  那位大帝見狀,哈哈大笑,道:“幽溟道兄,留步!”

                  幽溟太子聽到這個聲音,心中一突:“好像是陰朝槿陰天子,他怎么在天河上?上次他來北極天時,還向我炫耀說他做了冥都的黑帝。然后他沒能討來五雷壺,便放了一堆蟲子去咬葫蘆……”

                  陰天子與他有舊,他有心停下來,不過想起玄帝的話,裝作沒有聽見,繼續游向前去。

                  陰天子法力暴漲,裹挾著樓船騰空而起,追趕過來,笑道:“幽溟道兄,難道不記得小弟了嗎?這六十萬年,小弟想你想得好生辛苦!”

                  幽溟太子還是裝作沒有聽見,自顧自的往前走。

                  陰天子速度不如他,追趕不及,高聲叫道:“道兄,你不念及往日的舊情了?咱們當時一起玩耍,我還叫你哥哥哩!”

                  幽溟太子想起過往,放慢速度,心道:“從前我們幾個的確交情不淺……呸呸!當年陰天子和昊天尊他們與我交往,都是謀算我的家產,知道父母二神有許多寶貝兒,經常哄騙我家的東西!”

                  他又加快速度,陰天子高聲道:“縮頭烏龜!”

                  幽溟太子勃然大怒,立刻停下,翻身過來,天河頓時斷流,勃然怒道:“陰小子,你說哪個?”

                  樓船飛來,轟隆一聲砸在水面上,陰天子噗通一聲跪在甲板上,笑道:“道兄,我不激將你,你焉肯回頭?我向你賠罪便是。這么多年來不曾見你,想死我了,所以才出此下策。”

                  幽溟太子見他竟然向自己跪下,頓覺過意不去,心中怒氣不翼而飛,連忙化作人身,將他攙扶起來,道:“我父神說,我這次脫困不能回頭,倘若回頭便萬劫不復,所以我不曾搭理你,并非是故意怠慢。”

                  陰天子挽住他的手將他向船中請去,笑道:“這些年來不曾見哥哥,心中無比思念,我也曾向伯父母建言,請他們放出哥哥,怎奈人微言輕。哥哥這次出來,一定要好生享受,把那六十萬年錯過的好事補回來!”

                  幽溟太子道:“我還要趕路……”

                  “不差這點時間!”

                  陰天子哈哈大笑,命人奏樂起舞,各種珍饈佳肴連天帝日常也難得享用的美味如流水一般傳上來。陰天子請他落座,道:“賢兄,你也看得出來,我這些年發達了。”

                  幽溟太子吃著酒菜,道:“上次你來見我,便說你做了冥都黑帝,早晚要成為另一個土伯。你現在做土伯了?”

                  陰天子搖頭道:“那是我向你吹噓呢。”

                  他不禁感慨道:“當年,我們幾個玩的多好,感情又深,唯獨你因為一點小事被伯父母鎮壓了六十萬年。說實在的,論本事,我豈能比得上賢兄之萬一?我都可以坐上黑帝的位子,與伯父母平起平坐,倘若你沒有被鎮壓,成就肯定比我高得多,說不定天尊之位都有你的份兒!可惜啊……”

                  他搖了搖頭,笑道:“今日賢兄脫困,不提這窩囊事。喝酒!”

                  幽溟太子飲酒,心里有些黯然。當年陰天子的本事的確不如他,他出身好,身負玄帝和武帝的血脈,而且勤懇苦修,修為深厚,悟性也高,結果被鎮壓了六十萬年,當年的小伙伴而今成為大帝,說不羨慕是假的。

                  陰天子看著他臉色,道:“賢兄現在脫困了,那么不能再像從前那樣渾渾噩噩的過日子了。賢兄有何打算?”

                  幽溟太子道:“父神讓我去元界碰碰運氣。”

                  陰天子嗤笑道:“元界有什么好看的?窮鄉僻壤,沒有半點油水,你去了那里,也只能給曉天尊打雜,做他的奴仆。知道曉天尊嗎?就是云天尊的徒弟,當年你見過的,對誰都是齜牙咧嘴,看不起古神半神。”

                  幽溟太子想起曉天尊,驚訝道:“就是他?當初咱們說要揍他一頓的,可惜他總是在云天尊等人身邊廝混,沒有機會下手。”

                  “可不是他?”

                  陰天子勸酒,道:“這樣一個混小子,而今發達了,做了天尊!當時他的本事哪里比得上你?給兄長你提鞋也不配!現在,嘿嘿……”

                  幽溟太子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心中愈發不快。

                  陰天子連連勸酒,又喚來船上的神官神將前來敬酒,還有歌女舞女也湊上前來,依偎在幽溟太子的懷中、腿上,屢屢敬酒。

                  幽溟太子不知不覺喝得酩酊大醉,——這酒味道極美,而且竟然連元神都能喝醉。

                  他喝得多了,又哭又笑,陰天子看在眼里,等了片刻,幽溟太子醉倒下來,匍匐在案幾上。

                  “賢兄,賢兄?”

                  陰天子喚了兩聲,幽溟太子渾渾噩噩的應了一句又沉沉睡去。

                  “這酒確實厲害,連我也有些醉態,不枉我采集諸神魂魄,又用太古瓊花釀了這么多年。”

                  陰天子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卻見樓船上諸神和歌女舞女都醉倒一地。

                  陰天子拍了拍手,船艙中又有幾尊面目被罩在面具下的神將走了出來,躬身侍立。

                  “船上的人滅口,一個不留,魂魄發落到冥都中去。留下他一人,帶到天庭后宮中,后宮里有人接應你們。”

                  陰天子淡淡道:“把他放在虞天妃的床上,與虞天妃同睡。”

                  一尊青銅獠牙面具神人道:“那么虞天妃……”

                  “當然是殺了,死狀要慘一些,下體也要布置妥當,畢竟幽溟太子是酒后亂性,闖入后宮。”

                  陰天子仰頭看著天穹,喃喃道:“陛下震怒,誅殺幽溟太子,討伐北帝玄武,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其他古神見了,也不好說什么。”

                  他低頭看了看昏睡不醒的幽溟太子,搖了搖頭,冷笑道:“你以為你父母是鎮壓你?蠢貨,是保護你!他們倘若沒有鎮壓你六十萬年,你早就死了,甚至連龍漢末年都活不過去!”

                  “我放出蟲子啃咬葫蘆藤,也不是為了葫蘆,而是為了你啊。監視你這么久,而今總算可以收網了。”

                  陰天子說到這里,突然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只見天河竟然裂開了,天河下出現一只巨大的眼睛,比這艘樓船還要大了萬千倍!

                  那只眼睛骨碌眨動,隨即消失。

                  陰天子皺眉,突然天空裂開,也出現一只巨大的眼睛,比天河中的怪眼更大!

                  “不對,不對,這像是我的神通!但是那應該不是我的眼睛……我最近一次施展這種神通,是在酆都……”

                  陰天子額頭冒出冷汗,突然醒悟過來:“那是我的眼睛!”

                  “是我的元神察覺到我的思維神識被困住了,所以開眼查看!”

                  “這四周一切都是假的,是有人給我制造的幻境!”

                  “給我破!”

                  他的修為爆發,頓時破開秦牧的神識神通,眼前的異象立刻消失,只見他還在樓船上,歌舞依舊,自己正端起酒杯與幽溟太子碰杯,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應該是中了秦牧的神識神通!

                  “到底是誰的神識神通禁錮了我的神識,給我制造這樣一個幻境?難道是閆少青這廝?”

                  他剛剛想到這里,對面的幽溟太子臉上已然是怒氣勃發,手中的酒杯破碎,握酒杯的手變成一只巨大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他俊俏的臉上!

                  陰天子可以說是天底下少有的美男子,不輸藥師,此刻被他一拳砸在臉上,整張臉扭曲變形,幾乎陷入腦袋里!

                  幽溟太子乃是玄武血脈,力大無窮,這一拳把他打得元神被轟出肉身,這艘樓船也在恐怖的拳勁中爆碎!

                  幽溟太子再起一拳,陰天子的元神已然回歸肉身,身后四座天宮躍出,硬生生擋下這一拳,隨即身后浮現出一座冥都天門,將幽溟太子恐怖的拳勁卸入天門中。

                  他的身形倒飛而去,穿入門中,從門后飛出時,已經恢復如初,肉身沒有半點傷勢!

                  “應該不是閆少青,閆少青還是凌霄境界,他沒有這個實力禁錮我的神識還不讓我發現!難道會是赤皇復活了?”

                  陰天子臉上的驚慌消失,變得很是篤定,幽溟太子雖然很強,但是畢竟是六十萬年前的帝座,與現在的他不可同日而語!

                  就在此時,他的臉色劇變,看到幽溟太子祭起一面八卦鏡。

                  “糟了!”

                  陰天子連忙沖入冥都天門,那面玄帝的神兵威能爆發,天、地、雷、山、火、水、澤、風,一發爆發出來,沖入冥都天門!

                  冥都天門劇烈震蕩,門中的一重重輪回世界幾乎被打穿,連這座天門也被震得到處都是裂痕!

                  幽溟太子再度催動玄帝神兵,卻見冥都天門沉入冥都之中,消失不見。

                  “陰朝槿,我當你是兄弟,你卻當我是蠢蛋!”

                  幽溟太子破口大罵,罵了半晌,恨恨離去。

                  北極天,玄帝和武帝難得聚在一起,遙遙望向天河,過了良久,兩人都是松了口氣,相視一笑。

                  “這個傻兒子還是回頭了,差一點便萬劫不復,幸好他遇到了牧天尊。”

                  武帝笑道:“牧天尊的神通的確神妙萬方,不可揣度。”

                  玄帝露出憂色,道:“他的神通,倒讓我想起了那個已經消亡的種族……”

                  兩人又對視一眼,面色凝重。

                  造物主。

                  奴役古神的強大種族。

                  ————嘿嘿,又是大章!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下一章](快捷鍵→)
              辛运28
              <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

                          <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