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天地秘聞!

                  “是又何妨,那家伙若真的有實力,現在也不會就這么低低調調的,早已經稱霸玄黃界了!”

                  林云發出一聲冷哼,此時混元棍自其識海之中悠然而出,漂浮在上方,如果血祖只是告知這點消息的話,那么他真的沒有必要與對方繼續談下去了。

                  看到林云的反應,血祖的眼神微微一縮,臉上露出了陰險的笑容。

                  他在嘗試,嘗試林云的關心點在那里。

                  雖然林云擺出一副開打的架勢,但終究沒有爆發,這就說明對方對自己說的事情很感興趣。

                  只要對方感興趣,那么他就一點點的將自己知道的消息放出來,令對方順著自己的節奏來。

                  “難道林門主不想知道為什么極樂宗一直這么費盡心機的想要接引上界之人嗎?”

                  “哼,不就是為了占領整個玄黃界嗎!”

                  此時血祖笑瞇瞇的給林云倒了一杯靈酒,不管對方喝不喝,有這么一個動作起碼證明自己還有更為驚人的消息。

                  對于他的話林云冷冷的回應了一聲,極樂宗的目的大部分勢力都知道,自己也已經與極樂宗打了很長的交道,這點事情還是知道一二的。

                  不過聽血祖的語氣之中似乎另有隱秘,并不單單是自己想的這么簡單。

                  于是林云將混元棍拿在手中,輕輕的擺在桌子上,看向血祖的目光之中露出絲絲冰冷之意。

                  他的意思很明顯,有話就說,不說就開打,不要想著拿這些事情來吊自己的胃口。

                  看到林云的反應,血祖不得不調整自己說話的節奏,將自己知道的事情一點點的說了出來。

                  極樂宗謀劃接引歡喜佛不是一日兩日了,自從極樂宗成立之后,就一直以這個事情為目標,想要將上界的大能接引下來。

                  一開始玄黃界之中的勢力都覺得這是無稽之談,畢竟從來沒有過上界之人被接引下來的情況。

                  所以對于極樂宗的那種暗中的小動作基本沒有理會,只當做一個笑話來看。

                  上界之人并不一定都是玄黃界飛升的,玄黃界在眾多世界之中只是一個資源一般的小世界,甚至說根本沒有通往大千世界的通道。

                  從這么多年以來就可以看出,很長時間已經沒有飛升成功之人了。

                  原本上界之人的威能過于強大,想要降臨大千世界都很是困難,別說更加弱小的玄黃界了。

                  玄黃界的天地意志也不會允許這等存在降臨下來,所以一直以來也沒有人去在意極樂宗的詭異行徑。

                  現在從血祖的口中確認了有人降臨極樂宗的事情,林云心中已經起了波瀾,所以更想知道一些隱秘之事。

                  “天地意志!”

                  “說清楚,我可沒有時間在這里跟你打啞謎!”

                  血祖說出了天地意志之后就笑而不語了,似乎等著林云的追問。

                  林云才懶得跟對方打啞謎呢,輕輕皺眉,警告了對方一聲。

                  “也難怪,你現在雖然實力強橫,但是畢竟修為還沒有達到那種境界,并沒有接觸到天地意志。”

                  血祖似乎想到了什么,笑呵呵的將自己面前的靈酒喝掉,臉上露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林云現在踏入到了不滅境,實力甚至力壓極樂天,但是這個時候。還沒有接觸到天地意志的威壓。

                  像苦海尊者那等老怪物已經和天地意志打了無數年的交道,甚至說實力一般的北青州都對天地意志有了不弱的了解。

                  畢竟他們馬上就要面臨一個很現實的問題,那就是渡劫。

                  同樣的,玄黃界的天地意志并不是非常的強大,比起大千世界的天地意志來,就像一個三歲的孩童一般。

                  這就令很多從玄黃界飛升的人對其有了一絲窺探之意,想要將其煉化。

                  像歡喜佛一脈就對此念念不忘,甚至不惜安排各種詭異的行動,希望接引下來強大無比的大能,將玄黃界的天地意志煉化。

                  其實血祖自己也并不是真正在玄黃界之中土生土長的存在,這絲意識來到玄黃界之中暗中不斷的發展,也是看中了玄黃界的天地意志。

                  只是他的進階方式太過邪惡,引起了玄黃界各方勢力的反彈,將其鎮壓,令他失去了煉化天地意志的最佳機會。

                  這次本想席卷整個玄黃界,之后煉化了玄黃界的天地意志,那么日后整個玄黃界都會成為其囊中之物,其實力也會有更近一步的提升,不用飛升上界就可以擁有強大無比的力量。

                  聽到這里,林云這才明白,司馬無空為什么無法測算到這些事情了。既然有上界大能參與,甚至說很有可能就是歡喜佛遮掩了玄黃界的天地意志,為煉化而做的準備,以司馬無空的修為能夠推算出十年之期就已經很逆天了。

                  “這些東西距離我還很遙遠,難道你覺得我可以與對方相抗衡?別忘了你是怎么變成現在這幅模樣的!”

                  雖然猜測不到血祖的真實意圖,但這些隱秘之事還是讓林云心中震撼無比。

                  他本想問問妙風為什么沒有給自己講過這等事情,按照妙風所言,其生前定然強大無比,甚至說已經不是用現在的境界來衡量的,對于這等隱秘應該知道的很清楚。

                  “不是本大爺不說,而是你也沒有問過啊!再說這不是才剛剛確定極樂宗有上界降臨之人嗎,如果血祖不說,誰又能料想到對方的企圖!”

                  妙風當然也聽到了血祖的話,沒等林云發問,率先開口,示意不是自己不告訴林云,而是林云根本沒有問過。

                  這個時候林云并沒有去跟妙風交流,苦笑了一下,再次看向了血祖,示意這等隱秘雖然驚人,但是貌似與自己的關系并不是很大。

                  真的是上界大能降臨的話,自己能夠保住性命就不錯了,哪里還有什么心思去考慮對方是不是想要煉化玄黃界的天地意志。

                  同樣的,結合司馬無空的話來看,對方肯定還有需要十年左右的時間來進行準備,這十年之中他必須盡快提升自己的實力了。

                  “林門主,如果本祖有一個方法能夠令你有那么一點點的機會搶奪天地意志的煉化權,這個是不是就有了與你繼續談下去的資本了?”

                  血祖可以感受到林云已的其實開始飆升了,雖然自己說了這些隱秘,但是對方并不是很感興趣的樣子,還是打算與他一戰。

                  此時他稍微猶豫了一下,將自己的真實目的說了出來。

                  這次林云愣了一下,原本緩緩散發出來的氣勢也是一收,看向血祖的時候多了一絲不信任。

                  要知道那可是天地意志,多少比他境界要高的老家伙都沒有辦法,甚至說當初玄黃界之中的那些在成功飛升上界之前的人實力絕對不比他弱,也沒有一個敢去圖謀天地意志的。

                  即便只是小世界,這種事情已經不能說是逆天了,完全是要煉天。

                  所以他并不覺得血祖會有這么好心,將如此事情說給自己聽。

                  “當然了,只是那么一絲。不過即便是一絲,也比被那極樂宗煉化,到時候你我皆為其手中魚肉好上一些。退一步講,就算抓不住這個機會,也可以加大對方煉化的難度,甚至說令其功虧一簣。”

                  血祖此時也算說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那就是想讓林云與自己聯合起來,阻撓極樂宗的計劃。

                  這樣自己不但可以在這段時間之中有一個安身之地,而且真的將極樂宗阻止之后,也能夠想法辦東山再起,君臨玄黃界。

                  到時候林云在他眼中不過是隨時可以吞噬掉的小家伙而已。

                  雖然他告訴林云有一絲希望可以真的煉化玄黃界的天地意志,但也不會將所有的事情一下子都說出來。

                  到時候只要稍微做些手腳,令林云失敗就好了。

                  現在這個時候必須先取得林云的信任,或者說將林云誘惑住。

                  “血祖,你當我林云是三歲小孩嗎?真的有那一絲機會你不去?”

                  林云周身氣勢再次爆發,瞬間沖破了那血色的屏障,整個人徑直騰空,手中的混元棍發出黑色的光芒。

                  他是對這個事情感興趣,但卻沒有如那些人一般被血祖所引誘。

                  現在這個時候如果將血祖鎮壓,那么也不怕對方不說出實話來。

                  所以根本不必與對方達成什么協議,那樣的話只會在身邊養上一條隨時會將自己吞噬的毒蛇。

                  “對,就是這樣,趕緊將那個家伙弄進來!”

                  林云在爆發氣勢的時候敖月瞬間興奮了起來,雖然她無法感覺到外界的事情,但是有妙風存在,她只要不斷的詢問妙風就好了。

                  妙風實在經不住她的詢問,索性將外邊的情況告訴給了她。

                  “小子,你覺得你吃定我了?我這次可是帶著誠意來的,如果不是看在你自在門幫了我一把的份上,你以為這種好事會輪到你的身上?”

                  “正因為我知道這種好事輪不到我的身上,所以你還是老老實實的被鎮壓吧!”

                  在林云有所行動的時候血祖瞬間就沖進了血棺之中,現在他面對林云處于弱勢,所以必須保證自己有足夠的逃離空間。

                  不管怎么說,對方既然不接受自己的計劃,那么他只能另外換人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下一章](快捷鍵→)
              辛运28
              <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

                          <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