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

              第四千四百零三章 再無玄陽山

                  茅哲話音方落,便聽到楊開一聲怒吼,那被他抗在身上的山峰轟地一聲飛出,直直地朝防護大陣砸來,巨大的陰影遮蔽了所有人眼前的光明。

                  玄陽山眾人急急催動大陣之力加以抵擋。

                  巨響震天,山峰落下,將那防護大陣壓的往內猛縮,光幕上更是光芒閃爍,似隨時都可能崩碎開來。

                  楊開緊隨其后,一槍轟落下來,將大陣光幕壓的更矮一截。

                  茅哲怒吼:“小子你這是要趕盡殺絕?真當本君怕了你不成?”

                  楊開一副勢要毀了玄陽山的架勢,徹底觸動了他的底線。

                  “來來來!”楊開抽槍再刺,“你若有種便出來與我決一死戰!”

                  茅哲心頭之怒,如即將爆發的火山一般,洶涌澎湃。

                  轟……

                  地動山搖間,大陣光幕陡然暗淡幾分,隔空震來的恐怖力量,讓玄陽山眾多開天面色蒼白,身形搖晃。

                  槍雨如瀑,不斷落下,那光幕光芒狂閃不定。

                  茅哲驚駭發現,即便自己縮小了防護的范圍,盡可能地讓陣法的力量集中,竟也難擋對方那狂猛的攻擊。

                  在如此密集猛烈的攻擊之下,只怕用不了半柱香時間,玄陽山的防護大陣就會被破去。

                  此時若不出手只怕來不及了,一旦等到大陣被破再出擊,勢必陷入被動。

                  心念轉動,茅哲咬牙道:“隨我一起殺了這小子,誰若能取他項上人頭,本君提他做我玄陽山的第五山主!”

                  這般說著,大手一分,籠罩玄陽山的大陣主動散去,率先朝楊開沖殺過去。

                  在他身后,眾多開天境追星趕月一般緊隨而來。雖然楊開的強大讓人心悸,但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茅哲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出來的話,定然是不會反悔的,若是運氣好能殺了那個怪物,第五山主的位置便可坐穩了。

                  人影翻飛,玄陽山上下在這一刻竟是眾志成城,人還未到,各色秘術秘寶的威能已經綻放,那一道道攻擊皆都蘊藏了一位位開天境的世界偉力,轟隆隆朝楊開襲去。

                  楊開置若罔聞,一槍掃出,數百丈的長槍幾乎將空間都攔腰掃斷,直朝人群最密集地地方掃去,口中爆喝:“一群螻蟻也敢放肆!”

                  長槍威勢難擋,見機快的,早早躲避,反應慢的直接在半空中被掃中身軀,吭都沒吭上一聲便爆為血霧,尸骨無存。

                  一槍之下,玄陽山眾人退避三舍,望著那漫天灑落的血雨尸骸,一時發熱的頭腦也不由冷靜下來。

                  轟轟轟……

                  眾多秘術秘寶的攻擊也齊齊轟擊在楊開身上,打的他身形搖晃不止。

                  三百丈的龐大身軀,看起來威懾感十足,但也有極大的弊端,那就是目標明顯,躲閃不易。

                  那一道道攻擊可都是開天境施展出來的神通秘術,威能不俗。

                  然而轟擊在他身上,除了少數一些五品開天施展出來的神通能對他造成一些傷害之外,余下的攻擊皆被龍鱗所擋,可即便是那些五品開天施展出來的攻擊,也難以傷及他的根本,只對他造成了一些皮肉之傷罷了。

                  龍族的防御素來強悍。

                  楊開邁步上前,腳踢靈峰,槍掃山岳,一時間,方圓數千丈之內,竟是空無一人,所過之處,玄陽山眾多開天如避猛虎。

                  茅哲心頭大恨,不斷吆喝鼓動士氣,卻是效果低微。

                  楊開扭頭朝他望去,張開一只龍爪便朝他抓了過去,口中獰笑:“今日之后,無影洞天再無玄陽山!”

                  空間法則催動,那龍爪無視了空間的阻隔,茅哲猝不及防間一把被抓在手心上。

                  楊開狠狠用力,手掌中立刻傳來骨頭斷裂的聲響。

                  不過下一刻,一股巨大的力量便在手心中爆開,緊接著手背一陣刺疼,直接破出一個血窟窿,一道流光從中竄出,赫然是被他抓住的茅哲。

                  龍血滴落,楊開低頭望去,只見自己的龍爪破開一個大洞,從手掌這頭能清楚地看到那一邊的景色。

                  他毫不在意,只是輕輕地甩了甩手,雷鳴般的聲音響起:“無影洞天第一強者,還算有些本事!”

                  尋常人想要破開他的肉身根本不可能,這茅哲卻是輕而易舉地做到了,否則根本沒辦法擺脫自己的鉗制。

                  猛地深吸一口氣,胸腹間高高鼓起,仿佛脹滿了氣一般。

                  茅哲脫困之際便立刻朝楊開撲來,世界偉力鼓蕩,手中法決變化,一道道精粹強大的神通秘術信手拈來,劈頭蓋臉地朝楊開轟去。

                  驟然見到楊開這般姿態,心頭猛地一跳,本能地感覺不妙,又連忙朝后遁去。

                  “火龍……吐息!”

                  楊開低吼之時,張口一吐。

                  漆黑的烈焰熊熊噴出,燒透那天,燒穿那地,金烏真火彌漫之處,茅哲轟擊而來的諸多神通齊齊湮滅下去。

                  瞬息間,玄陽山僅存的幾座靈峰都被金烏真火包裹,灼熱的火焰之下,山峰都開始融化,倒塌。

                  楊開龍頭轉動,那從口中噴出的火焰掃過虛空,不少避之不及的武者被這漆黑的火焰沾染,立刻慘叫跌落下去。

                  茅哲閃身急退,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金烏真火的灼燒,還不忘將昏迷的耿青和周雅重新救回來,提在雙手上。

                  好一會功夫,楊開才忽然罷手,高高鼓起的胸腹早已干癟下去,抬頭望著半空中的茅哲,眼神之中一片輕蔑。

                  茅哲望著那漫山遍野的黑火,一顆心直往下沉,他知道,經由這一戰,玄陽山是徹底毀了,正如楊開所言,今日之后,無影洞天再無玄陽山。

                  微微瞇眼,老二到底招惹了一個什么樣的怪物,不但落的自己身死道消,連玄陽山都糟了滅頂之災。

                  楊開抬槍,指著茅哲,那意思很明顯。

                  來決一死戰!

                  茅哲低頭瞧著他,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耿青和周雅,輕輕地吸了口氣:“閣下今日之賜,本君他日必有厚報!”

                  這般說著,身形忽然迅速淡化。

                  楊開厲喝:“想跑?你跑的掉?”

                  一槍朝茅哲所在之地刺出,直接貫穿了他的身影,然而卻沒有任何刺中實體的感覺,茅哲依然淡淡地瞧著楊開,身形忽然崩散開來,就此消失的無影無蹤。

                  楊開神念掃出,眉頭緊皺,這一瞬間,他竟是丟失了茅哲的氣息,徹底失去了他的蹤影,緩緩搖了搖頭:“怪哉怪哉!”

                  其實心里也清楚,如茅哲這樣資深的六品開天,手底下總是有些保命的底牌和神通的,他若一心想逃,自己就算是有空間法則傍身,也未必拿他有什么辦法。

                  不過這一戰也算是達成目的了,這一路追擊而來,云飛白被他給殺了,玄陽山被他給毀了,狠狠給老板娘出了口惡氣。

                  四周一道道身影敬畏又驚懼地望著他,赫然都是玄陽山還存活下來的武者。

                  大山主突然逃了,他們現在有些無所適從,跟楊開動手那是萬萬沒這個膽子的,連大山主都被打跑了,他們又哪是對手?

                  可若是逃,又能逃的哪里去?玄陽山是他們的根基所在,如今這里一片火海,那漆黑的金烏真火依然在灼燒一切,搞的他們想滅火都不知如何做。

                  楊開冷眼掃來之時,眾人皆都驚懼不已,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唯恐這家伙看誰不順眼,順手給殺了。

                  好在楊開只是冷哼了一聲,龐大的身形便驟然縮小,很快恢復了原本體型,長槍往肩膀上一抗,搖頭晃腦道:“打不過就跑,真是沒意思透了!”

                  這般說著,身形起落,急速朝遠處遁去。

                  直到這殺神的氣息消失在自己的感知之中,玄陽山存活下來的眾多武者才重重地呼出一口氣,平白有一種撿了性命的感覺。

                  面面相覷一番,卻又不知該何去何從。

                  百里之外,楊開身形落下,扛著蒼龍槍,蹲在一個小土丘上。

                  下方一個女子靜靜地站在那里,似是察覺到動靜,抬頭望來,正好對上楊開的雙眸,那女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幾步,抿了抿紅唇,盈盈沖楊開行了一禮。

                  “云飛白死了!”楊開沖她道。

                  女子不說話,似天生就比較沉默寡言。

                  “還要謝謝你上次的指引。”楊開又道,慢慢站起身來,長槍甩了一下,往腳下一杵,“要不是你上次的指引,我只怕沒那么容易找到老板娘。”

                  “舉手之勞!”女子輕輕地道。

                  “你以后要去哪?”楊開問,朝玄陽山所在的方向看了看,“那邊已經被我毀掉了,你怕是回不去了。”

                  女子的雙眸有些茫然,思付一陣,緩緩搖頭:“我不回去了,不知道去哪。”

                  楊開道:“這無影洞天有無影罡風,若不找個安全的地方,早晚要乾坤崩塌,身死道消。玄陽山沒了,你要么去無雙社,要么去雙子島,我建議你去雙子島,我最近會在雙子島落腳,你若是去了,記得報我名字,對了,我叫楊開。”

                  言罷,楊開騰空而起,直朝雙子島的方向馳去。

                  那女子站在原地望了片刻,再次朝楊開消失的位置行了一禮,轉過身,朝另一個方向行去。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下一章](快捷鍵→)
              辛运28
              <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

                          <dl id="f1xm4"><ins id="f1xm4"></ins></dl>
                            <div id="f1xm4"></div><div id="f1xm4"><ol id="f1xm4"><mark id="f1xm4"></mark></ol></div>

                                <dl id="f1xm4"></dl><div id="f1xm4"></div>

                                <ins id="f1xm4"><output id="f1xm4"><i id="f1xm4"></i></output></ins>

                                    <menuitem id="f1xm4"></menuitem>
                                    <div id="f1xm4"></div>